和藤井树停留在最好时光【睡不着把女儿睡了,他一晚日了我八回】—-夺宝吧,n0697

情感 litianseo 3个月前 (07-27) 3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

正文:
我的巨乳,
睡不着把女儿睡了,他一晚日了我八回

      夜幕降下,魔都亮得像彩虹一样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浮沉醉生梦死了。

      馀美琳回来了,看起来很累。

      “妈妈”李小美跑过去,希望能缠着馀美琳拥抱。

      馀美琳放下包,蹲下,把李小美抱在怀里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

      “好啊,学了汉字,还画了画,汤老师教我背诗。”李小美乳说,“把鹅、鹅、鹅、脖子放在天歌上,把白毛浮在绿水上,把红手掌拨成清波。”

      “哦,我的小弟弟能背诗啊。 好厉害啊。 ’馀美琳吻了一下李小美的脸颊。

      “哕哕。 ’李小美总是笑,小眼睛里充满了骄傲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小美,回家睡觉吧。 请让妈妈休息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嗯。 ’李小美走出馀美琳的胳膊,走到李子安身边,小声说:“爸爸,明天起来,你能给我变戏法吗?”

      李子安笑了。 “是的,我要早点回家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睡得真好啊”李小美用小脚上了楼。

      “她听了你的话,没想到你给了她什么花招? ’馀美琳问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是逗孩子玩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变戏法就是吃巧克力,这个秘密他不打算告诉馀美琳。

      “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? ’李子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  “一切都处理好了。 我已经不再是大江集团的社长,而是接替了新星公司”馀美琳表现出平静的样子,声音清淡,但她眼中隐藏着懊悔的回忆。

      李子安温说:“看,塞翁失马安知非福。 这也许是件好事”。

      “我不需要你的安慰。 ’馀美琳说。

      李子安本想安慰她,但听了她的话,心里想说的话都哽咽了。

      “我知道奶奶叫我了,你也帮了我大忙了。 谢谢你,”馀美琳说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苦笑道:“夫妻之间用得这么礼貌吗?”。

      馀美琳的声音安静地说:“我们和其他夫妇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  就像李子安的心被针刺一样,他改变了话题。 "现在谁是大江集团的会长,爸爸?"

      馀美琳叹了口气。 “他认为那个位置比他的生命重要,必须是他。 但在董事会上,二叔叔和三叔叔合作解放权力,现在二叔叔和三叔叔部下的公司获得了更大的自主权。 这四年来,二叔叔和三叔叔也一直在布局。 现在的大江集团,几乎站着三条腿. "

      “他们愿意把新星公司给你吗? ’李子安有点担心这件事有漏洞。

      “我放弃了自己手中的股票。 另外,新星公司是我母亲创办的矿业公司,现在处于赤字状态,谁也不想管理。 可以说是我接手,他们也砍掉了不良资产”李子安对地道感兴趣。 “那你想要那家公司吗? ’他说

      馀美琳说:“四年前,我刚接手大江集团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了。 我通过三方公司向那家公司投钱买了铜矿。 这四年间一直在挖矿。 按照现在的速度马上开采。 当时是新星公司再次崛起的时候”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的心暗自佩服。 "你叔叔和三叔,还有高盛美不知道那矿?"

      馀美琳的嘴角露出了自信的微笑。 “大江集团的子公司数十家,他们不想调查损失的公司。 如果他们知道那个矿的价值,就不会把新星公司交给我了吧。 但是,现在他们知道也晚了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李子安突然觉得他的担心完全是多馀的。

      “请过一会儿带我去云地。 那是一座大矿山,地势陡峭,有些地方去不了。 有一天你看,”馀美琳说。

      李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  “我回家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 ’馀美琳朝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你没有吃晚饭。 如果你不吃,我可以给你加热。”

      “不,我在公司叫了外卖。 ’馀美琳说。

      “发生了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  “明天吧。 我累了。 ’馀美琳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  李子安想和她谈谈慕春桃“排忧工作室”的计划,但是看她的样子明显不想听,他触摸这鼻灰,他也不想说。

      回到房间后,李子安练习折枝拳,找纸笔写了简单的计划。

      咕咕!

      手机传来微信声。

      李子安惊醒了屏幕,走进微信的界面,一眼就看到了“金刚萝莉”的留言。

      我在家等你。 我给你留门,早点来。

      李子安下有意识地捂着额头,心里也觉得有点哭不得了。

      正子八经在说开工作室的事,被她说了,不伦的味道变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  去不去

      李子安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  王康罗利又发了一条新消息:馀美琳还没睡?

      李子安说,她已经睡着了,马上就来。

      他带着还没完成的计划出去,来到了慕春桃家门口。

      慕春桃还是给他留了门,轻轻一推就开了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走了进去,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穆顿,他顺便关上门走了。

      沐春桃从沙发上站起来,笑着说:“我以为你不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  她身上只穿着睡衣,白色,灯光稍微透亮,身体曲线模糊显现,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呆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  他是个做父亲的人,但他的经验是零,唯一的经验还是喝醉了被馀美琳干掉,没有印象。 他和初高中生们没有什么区别,一看照片就冲动起来,偏偏穿上春桃,想回避一些反应也回避不了。“你感觉不舒服吗? 」沐春桃来迎接,对地道感兴趣。

      “没有啊。 ’李子安很有兴趣她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  沐春桃笑着说:“我觉得你有点不自然。 是我衣服的原因,还是去换正装?”

      “不,你在你家。 晚上。 你穿着什么正装,马上就去。 ’李子安找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  那姑娘的老家不在乎,他在乎什么?

      痛苦的痛苦,但内心深处的意志,他其实喜欢她这样穿。

      不用穿。

      “我去给你倒酒。 ’喝春桃去酒馆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匆匆忙忙地说:“别停,给我水。”

      他不知道为什么慕春桃总是给他斟酒,但是被蛇咬了十年怕井绳,他不想醉醒,并且慕春桃又告诉他,我们俩睡着了。

      沐春桃哧哧地笑了。 “那么紧张干什么,怕我把你灌醉,像馀美琳一样学到了什么? ’我说。

      “那就谈谈计划吧。 ’李子安担心这样说下去,工作室的计划真的成了计划生育的计划。

      “什么着急,我给你倒水。 ’穆春桃给李子倒了水。

      两人对着沙发坐着,李子安规规矩矩地坐着,沐浴春桃躺在沙发上,长腿几乎四分之三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  无论多么困难都要忍耐,坚韧。

      李子安把他写的草案计划书交给了沂春桃。 “这是我写的计划书。 请看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那个企划书只有两三百字。 慕春桃不到一分钟就读完了。 她把笔记本放在茶叶上,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子安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等着她发表意见,等了半音她也看不见开口说话,真正的“怎么了? 我想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  穆春桃笑着说:“你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  李子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  “也就是说,你到现在为止结婚的那天晚上,醉得馀美琳什么也没有吧。”慕春桃的眼睛好像看透了李子安的心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的心羞死了,他知道她在说什么,却装作不知道“那意味着什么”。

      “你太乱了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不,我不知道。 你是什么意思? ’李子安也拼命地说,不是说话,而是我们互相伤害。

      沐春桃的脸颊有点红了。 “我们来谈谈计划吧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李子安稍微松了一口气,再打,他恐怕会穷。

      “你不必写这些计划,我会处理一切的。 ’穆春桃说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先生说:“毕竟是开工作室,所以开哪里,投资多少,怎么开的计划是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  慕春桃笑了。 “你似乎还知道很多事情呢。 是馀美琳教我的吗? ’他说“她不怎么跟我说话,我是百度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你们真是塑料夫妇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李子安咳了一声,“我已经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 穆春桃带着讨厌的眼神来说:“不要再说了,好了。”

      “我想你有计划。 请说说看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沐春桃说:“我的计划很简单,你有能力,我有社团和人脉,去找客人带来,我们也不用租店铺,在我家做。”

      “在你家干吗?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你不能拐弯啊。 我是一个严肃的女人。 ’春桃抿着嘴,一副很懊悔的样子。

      这个妖精,一看就会引人入胜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我知道你是个认真的女人。 继续说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其实,也可以提供出差服务。 如果我能走路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这没问题。 小美有个汤晴带。 我有时出门也没有什么影响。 但是,我们这个工作室经营的是什么,卖我煮的汤,还是让别人占着呢? ’我说。

      慕春桃微笑了。 “担心工作室,担心,我们销售服务,那就是解决纠纷。 我想敲你师父的名字,今后谁不想见你,必须预约”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你说的话让我想起一个人,你不知道王这位大师,找他有困难的人是大明星,大富豪,大人物,风光无限。”

      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国王这个名字。 这是生意伙伴。 我必须查一下这个人的名字。 ’穆春桃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这个人墓草恐怕高了一个人。 在调查什么”。

      “好吧,你逗我吧! ”沐春桃突然抬起脚,准备踢李子安超过茶的数量,但是那只脚还没有伸长茶的数量,她意识到这个姿势不对,就缩回脚,紧紧地闭上了。

      然而,李子安仍然受到刺激。

      不藏则穷图匕如今只离一布。

      沐春桃也不可思议地静下来,一直盯着李子安,似乎眼中闪烁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觉得以后会有人命出现,就说:“那我回去买生药、食材、道具等。 在这里找客户。 时间不多了,我得回去了。 你也早点睡吧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“你可以在我这儿睡一夜。 ’春桃的眼睛似乎也在说话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笑道:“你的房间在哪里? 我要去这里。 ’他说

      沐春桃的脸突然变红了。 “你最好回去。 如果馀美琳没有检查房间的话,你会死的”

      李子安突然站起来,身上又向前倾了一个,试图恢复过去的动作。

      沐春桃突然紧张起来。 “你,你想干什么? ’他说

      李子安笑了笑,转身走了。他明明是个认真的女性,却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出轨。

      小船不用桨,真的那么开心吗?

和藤井树停留在最好时光,夺宝吧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相关阅读:
n0697,我的巨乳,
`L J{ )0 ;U <2   元亮东坡百世师,人间梦事付痴儿。闻风遥酹一樽酒,击节频歌五字诗。清矣敛裳彭泽夜,悠然饱饭惠州时。谁言出处非同道,丘壑胸中两崛奇。}4 U{ |4 "4 :7 /T H% [2 >t <2 “吼……”]7 T[ _6 )K (9 /4 L. \7 '7 ;0   《礼论》:论曰道无所倚,有所践。有所倚,则天下莫之稽。无所践,则天下莫之居。莫之稽,道之渎也。莫之居,道之弃也。圣人以道而寄于经,以悟于后,乃至于渎与弃。渎则道不神,弃则道不行。道不神且不行,同经也者,无乃虚其所以寄,而杜其所以悟哉!夫惟经首于《易》而后道不渎,继《易》以礼而后道不弃,圣人之虑微矣。盖天人之理,性命之源,仁义道德,吉凶悔吝,纷然齿于卦而形于象。卦之中又有卦,而象之外有象焉。此所以为无所倚也。无所倚则无所穷,无所穷者,听天下之人各入其入,随至其至也。是以天下仰其神而稽焉。虽然,道则神矣,不渎矣,天下于焉而稽之矣。然天下之人,圣不数也,贤亦不数也。而愚不肖则不疏也。圣人之经,为圣贤而作也,不为愚不肖而作也,则有易已多矣?否也。则以不束之愚不肖,而举责之以不数之圣贤,是却天下之进于圣贤,而坚天下之心,使安于愚不肖也。是故,圣人本之以不倚,而进之以可践,礼也者所以示天下之可践也。圆不以规,方不以矩,运斤而成风,惟匠石可也。欲举天下之工,而皆匠石也,皆不规不矩也。则天下之工,有弃其斤斧而去耳,何则?无所可践也,《易》者,圣人成风之斤也,礼者,圣人规矩之嚣也。匠石不以匠石而废规矩,故无匠石而有匠石,圣人不以圣人而废礼法,故无圣人而有圣人。盖道所可践而后天下有所可居。易之言曰:神无方也,易无体也。彼且无方,则不可以方求;彼且无体,则不可以体见。不可以方求,则契其方者出乎方者也;不可以体见,则得其体者遗乎体者也。欲天下之人,皆出乎方,契其方,遗乎体得其体。呜呼!难哉!是故有礼焉。如是而君臣父子,如是而冠昏丧祭,如是而交际辞受,如是而出处进退,严乎洒扫之末,以达乎精义入神动容周旋之顷,而礼皆至焉。其义粲然然无所不可知,而其地画然有所必可践。愚不肖者孰不可以勉而践,践而居哉!有可践,则天下得以不置其足于道之外;有可居,则天下得以置其身于道之内。使天下之人置其身于道之内,而不置其足于道之外,相敬相爱,相安相养,以至于今,礼之教也。而老子曰:失道德仁义而后礼。又曰:礼者,忠信之薄。嗟乎!去礼以求忠信,是去袭而求燠者之智也。且礼亡,则道德仁义其犹有存欤?尝观老子之徒有问乎聃者,雁行避影而后进,而聃未轻告也。已则一日不可无师弟子之礼,而天下独可一日无君臣父子之礼邪。人有一朝三饭于家,而教其邻以辟谷之方者,此可信也哉!聃是已,谨论。]h H[ _2 )9 (9 *7 N. \9 'k ;0 “怎么?有事?”回过头另外陈宇梵眉头轻扬,淡淡问道。@y L! `1 -0 ?0 *M Z^ %2 $y #8   【戴侗六书故】,,,


32w.net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http://www.32w.net/liangxing/5865.html
和藤井树停留在最好时光【睡不着把女儿睡了,他一晚日了我八回】—-夺宝吧,n0697
喜欢 (0)
[576801182@qq.com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