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心种田文【枪挑美白贵妇的花瓣,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】—-九宝图,edd202

情感 litianseo 2个月前 (07-27) 4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

正文:
再深一点,
枪挑美白贵妇的花瓣,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

      黄布这条河到处都是游客,夜色如画。

      马川站在明珠塔下的一个角落里,手里拿着一个信封,毫无避讳地露出信封上的字。

      他晚上 8 点还没到,余家勇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  李子安。余美琳和昆丽离马川不远。可以在与马川完全相同的位置看到它们,但是它们很难找到。三个人都戴着帽子和面具遮住脸。昆丽手里还拿着一个单反相机,假装在拍摄河景。

      “子安,我们谈谈。”余美琳打破了三人之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  总而言之。李子安感觉有点不舒服。在过去的四年里余美琳从未主动和他说过话。

      “你想谈些什么?”

      “只是随便聊聊。”余美琳看着李子安,他的眼睛似乎从他的眼睛里挖出了一些秘密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知道随意交谈的含义,但他找不到话题。

      “你的卦非常准确。余字除了两个坏蛋,你是怎么算出来的,而且这个卦很有意思,你是随口说的,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?”余美琳看起来很好奇。

      李子安摇摇头:“这很难解释,而且你说的时候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  余美琳的嘴角微微翘起,好像对答案不满意。
    

      她等着李子安继续,但李子安没话可说。

      李子安不能真正解释它。他体内有一个香炉。如果你说这样的话,女总统可能不想把他当成神经病,是吗?

      “余家勇在这里。”昆丽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视线移向马川方向。

      余家勇确实来了,他裹着纱布的头在人群中很显眼。

      他一瘸一拐地走向马川,手里拿着一个密码箱,紧紧地握着。

      马川看起来有点紧张,一只手插在裤兜里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看见了马川,拿出了手机。来自马川的微信语音通话请求出现在手机屏幕上。他点击了。

      余家勇的声音很快就在手机上响起:“马川,你小子可以敲诈我。”

      “余科长,你说什么都别说。我不是勒索。你让我做的事是非法的。如果你被抓住,你将会坐牢。我不能白做,是吗?”马川的声音。

      昆丽将镜头对准余家勇和马川,放大后按下快门。

      “我让你拍照,你偷文件干什么?你真他妈的蠢!”余家勇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  “我的手机不太擅长拍照。我不能清晰地拍照。此外,文件里有这么多页。我担心如果我在余的办公室呆久了,我会被发现的。所以我偷了它。你想要吗?”马川的声音。

      “给我看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  “那你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  “妈的,我还缺你这钱呢”余家勇很生气,把密码箱推到马川的怀里,然后从马川那里拿走了文件。“余科长,密码是什么?”马川无法打开密码箱。

      余勇没好气地说:“你傻了,在这里开箱子。你害怕没人知道我们在做不正当的交易吗?”

      “但是,我必须看着钱吗?”

      "密码是四个零。"余没好气地打开信封,拿出文件翻了翻。

      马川也打开了密码箱,里面装着一叠钞票。

      余勇敢地按下盒盖,冷冷地说:“我不会丢你一分钱。拿钱走人。但如果你敢说出来,你不仅会吐出来,你还会进监狱。”

      “马科长,放心吧,我不会说什么的,我会去的”马川接过密码箱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  余勇也把文件装进信封里,转身朝同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  “我会跟进的。”李子安关闭了语言呼叫,并跟随。

      “我也去。”余 melin 赶上了李子安。

      李子安不想让余跟着她,但是很难拒绝她。

      “我在这里等你,小心点。”昆丽警告。

      这条街的上游有许多人。余速度不快,但混在人群中很容易迷路。余梅林很温柔,不想和别人挤在一起,也不想走得太快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只是伸手抓住她的手,把她带走了。

      余梅林温柔地赢得了它,没有挣脱。李子安拉着她走得更快。

      “我不是在利用你,我只是担心会失败。”李子安说道。

      余梅林的嘴唇动了动,但她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  丈夫拉着妻子的手,这是非常自然的,但是她和李子安拉着一只手,而李子安必须向她解释这不是在利用她。

      这些话不会在说这些话的人的心里品尝,也不会在听这些话的人的心里品尝。

      余勇再往前走一点,然后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和余梅林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,人行道上的人很忙,成了一个很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  “如果勇打电话叫车离开,我们该怎么办?”余 melin 以前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似乎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如果他叫车,我们会叫车跟着他。这条路太堵了,他不会走远的。”

      余梅林看着李子安,沉默片刻后,她说,“这次我带你回魔都。我觉得你变了很多。你怎么能这样做呢?”

     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:“你什么时候又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  余梅林的嘴唇动了动,但她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  她感到内疚。

      李子安也不容易解释。如果他没有继承姬达的炼丹绝学并拥有便携式火炉。大惰,他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自信,也不可能像上帝一样预言任何事情。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,但是它很慢,但是如果一个人有技能,改变就很快。

      他也很低调,但是实力是不允许的!

      这时,一辆劳斯莱斯汽车缓缓驶来,然后停在路边,车窗开着。一个坐在后座的年轻人探出窗外。李子安和余美琳同时将目光聚焦在这个年轻人的脸上。这对夫妇彼此认识。这个人是余家豪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  “你有什么发现吗?”余家豪问道。

      余家勇将手里的信封递给余家豪:“我拿到了。看看它。”

      "干得好,上车,顺便看看。"余家豪说道。

      余家勇绕到劳斯莱斯的另一边,打开车门上了车,然后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  “我想是他,该死的!”余美琳愤愤地道。

      “他似乎知道你在李云迪有一座铜矿,但他想要什么?”李子安对此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  余美琳想了一会儿,然后他说,“我不知道,我必须考虑一下。我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  李子安转身朝他走的方向走去。当他来的时候,他牵着余美琳的手。然而,这是一个争夺权力的问题。现在没有理由握手。

      为了小美,暂时维持这对塑料夫妇的关系。

      这两个人一路上没有说话,当他们走近前一个地方时。余美琳最后说道,“子安,谢谢你今天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  李子安略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回答道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  不错,还算有点良心。

      昆丽问候他:“你看到余家勇和谁联系了吗?”

      余美琳说:“是余家豪。”

      昆丽讨厌地道:“该死,他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  “我们以后再谈。”余美琳说道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看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马川,而马川手里还拿着密码箱。

      马川拿出密码箱,递给李子安,恨恨地咒骂道:“余家勇,狗娘养的,他只给了 20 万。他一定吞了 30 万!”

      李子安打开密码箱看了看,然后递给余美琳。

      “你在为我做什么?”余美琳好奇地道。

      李子安凑近余美琳的耳朵,小声说:“这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  余美琳明白了这一点,拿走了密码箱。

      马川竖起耳朵想听到李子安,但没有听到。他不敢靠得太近,只是看着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看着马川,笑着说:“余家勇真是一个人才。他同意以 50 万元只给你 20 万元。关于这件事你什么也不敢说。如果你能从他那里得到钱,这些钱将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  马川停了一下,不敢相信地道:“如果我想回来,真的给我吗?”

      李子安伸手拍了拍马川的肩膀,带着委屈的语气说:“这是你赌未来的钱,不给你是不是太不像话了?别担心,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  马川似乎吃了一颗定心丸,兴奋地说:“好吧,我很欣慰有安爷。我一定会找到余家勇要钱。如果他不给钱,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我什么也没听到,我们不会报警起诉你的。去吧。”“谢谢你安爷,谢谢你余总。”马川向左转。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记得明天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  马川回头一看,大吃一惊。“我可以吗.还来上班吗?”

      李子安说,“当然”

      “祝你好运,我会做任何余总和安爷要求我做的事情。”马川在离开前深深地向李子安和余美琳鞠躬。

      余美琳微微蹙眉:“子安,如果你让这样的人走,你会让他回来工作。作为一家新星公司,你在哪里工作?”

      李子安说:“这个马川是一个真正的恶棍。如果这样一个人欠了他几十万,他很可能会和别人斗争。余家勇也不是什么好事。让他们咬狗。另外,这个马川的人很精灵。虽然他是个小人物,但他仍有一些事情要做。你可以把他当狗养。你有他的把柄,他不敢背叛你。”

     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,眼里带着一丝困惑。这个人还是岳村的年轻人吗?

      “我真的不明白,你相当可疑。”昆丽说道。

      李子安笑着说,“我觉得你在表扬我。”

      昆丽恶狠狠地看了李子安一眼。

      多厚的皮肤。

专心种田文,九宝图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相关阅读:
edd202,再深一点,
?1 O# ;1 (B ?6
  【儒学警语】《礼记》载曾子数子夏之罪云,吾昔与汝从夫子于洙泗之间,退而老于西河之上。使西河之人疑汝于夫子,汝罪一也。注云:“言其不称师也。”盖古之君子,言必称师,示有所授,且不忘本也。故《子张》一篇,载群弟子之语。而子夏之言十,而未尝称师。曾子之言五,而三称曰吾闻诸夫子。则子夏为曾子所罪,固其宜矣。《礼记》:乐正子春曰:“吾闻诸曾子,曾子闻诸夫子。”盖曾子称师,故子春亦称师也。又知古人注解各有所本,不若后人妄意穿凿也。)s T( *6 ^7 %1 (Z C- ]1 [d _8
“农老,您是说?”陈宇梵真另外有些慌了,之前那些喜欢之情完全化为虚无。-4 P? >4 2


32w.net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http://www.32w.net/liangxing/5861.html
专心种田文【枪挑美白贵妇的花瓣,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】—-九宝图,edd202
喜欢 (0)
[576801182@qq.com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